圣徒还是骗子

分享到:
admin • 2020-07-18 04:06 来源:原创 EG0
(文/杨时旸) 一身衣装改变一个人的身份,一个身份重塑一个人的精神,这就是《基督圣体》所讲的故事。别被这个名字骗了,这电影所讲的和人们想象中的那些宗教事务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,不过是借用神父身份讲述一个年轻人脱胎换骨的过程罢了。从某个角度去看,它就是《冒牌上尉》的反转版,那部著名的《冒牌上尉》讲述了一个失魂落魄的士兵偶然捡到一件军官的军服,一点点感受到周遭态度的变化,从一个懦弱的男孩变成一个残暴的军人,而《基督圣体》则恰恰相反,它有关于一个为非作歹的男孩从少年监狱里出来,意外披上了神父的衣服,拯救自己也拯救他人的奇妙历程。 丹尼尔在服刑期间,每天都要在一位神父的带领下祈祷,神父风趣也亲切,他有些动念想去考神学院,但前科累累的他不可能被神眷顾。假释之后,他被神父安排到一个锯木厂工作,但路过一座教堂的时候,他声称自己是神父的玩笑被意外当真,赶上这教堂的神父年事已高,他真的开始代理起了神父的职责。 这类电影是最典型的“做戏”,所谓无巧不成书的阴差阳错,假戏真做。人们都知道这做戏的最终要被戳穿,在这过程中能让人们提心吊胆跟着看下去就需要把这戏做得扎实。《基督圣体》的故事步步为营,一方面向前挺进,让男主角在试探中慢慢放飞自我,建立自信,一方面向深挖掘,那个小镇历史上多人死伤的残忍车祸是多年来不能碰触的伤,而丹尼尔以闯入者的姿态,以神父的身份,以宽宥为名,竟然解决了这一切,让真相浮现,让情绪倒转,他解放了被仇恨封存的人们,也解放了被悲伤封存的人们。而与此同时,他自己也在迫近那个终将反转的结局。 这样的故事有着独特的魅力,它的根基坐落于现实之中,但它从最初就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寓言色彩。观看者都知道那身“皮”会改变一个人,但又都想看看如何改变,又能改变到怎样的程度,看人性一步步扭曲、异化、堕入深渊,也看人心一次次升华、涤荡、脱胎换骨,我们兴致勃勃地观看他们,同时也都在暗中幽幽地审问自己,如果是我们换上了那样一身衣装——纳粹的军装或者神职的长袍,我们是否会成为恶魔,我们又是否能立地成佛?到底是什么力量扭转了一切?是周遭人们的恭维、恐惧、溜须拍马让一个人最恶的部分暴露无遗吗?是所有人的尊重、崇敬与信任,感化了一颗顽石之心吗?对于改变而言,外界的引诱占多大比例,内在的驱使又是多重的砝码?那一身衣装不过就是个隐喻,隐喻着无限的权力,隐喻着重生的可能,隐喻着信任、爱和拯救,我们面对那些突然降临的无限权力时,能把持自己吗?我们遇到爱的拯救时,能伸出手让自己得救吗?又能拯救他人吗?至少《基督圣体》里的丹尼尔抓住了光的一瞬,他在监狱中似乎从未信任过那一套关于救赎的话术,但在这段恶作剧般的日子里,他却拯救了他人也拯救了自己。在他的前半生中,从未有过如此真诚面对自己和坦诚面对他人的时刻,但这交付真心的基础却建立在谎言之上。这算不算骗局呢?从道德层面讲,他算是圣徒还是骗子? 《基督圣体》和《冒牌上尉》都在假借身份错位,讲述人性之变,前者向善,后者向恶。现实之中,我们或许盼望着能见证与前者类似的故事,但遭遇的却大都是后者的变形,那些在非常时期拿着鸡毛当令箭践踏他人权利又引以为傲的人,不都是一个个“冒牌上尉”吗?我们又能见到几个“基督圣体”? 丹尼尔还是逃不过被拆穿的命运,但更多的人或许都盼望着就让他这样一直走下去吧,他毕竟已经完成了蜕变,但最终他还是回到了那片污脏之地,只能继续打斗搏命,直到血肉模糊。那神父的经历就像个梦境。人心皆存善与恶,拯救与堕落不过一线之隔,什么激发了善,又是什么巩固了恶呢?都能看清了吧。
本文来源前瞻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!(图片来源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

p23q0

分享:
标签:
J

意见
反馈

×